因为遇见你

【东凯】公主陛下的日常

致力于放飞自我的小甜饼:


warning rps,ooc,大概是个假abo,养孩子日常


和 @慕慕慕慕良珺 太太的宵夜的一百零八种排列组合 的邪恶小交易后续,现在再来催岁月情书3!【我是催更小能手





01


女儿像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凯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她爹皮得像只猴子,还是峨眉山上的,从小招猫逗狗被村里的鹅追着啄屁股的事情没少干。皮也就算了,还犟,说了只掏两颗鸟蛋,你就是说破天去,他也坚决只摸两颗。


以后家里估计得翻天。


 


高鼻梁大眼睛长睫毛,白得像个瓷娃娃。可惜这娃娃睡着了也不安生。


人类其实并不需要夜里添一餐,小爷除了刚开始几天饿得哭,后来慢慢也习惯了。靳东也心疼王凯,晚上都是自己起来轻轻摇着床哄。不哭才有的抱,小孩子学的很快,在科学喂养的指导下小爷很好带,两个新手爸爸适应的非常良好。


到了小公主这不太好使。


她爹一把年纪了,在片场上蹿下跳最闹腾。小姑娘随她爹,晚上睡觉跟练武术似的,刚给盖好的被子,一转身就被踹了,靳东给她盖一晚上被子,手都要抽筋了。


虽然家里有暖气,但踹了被子到底不行,孩子太小容易着凉。靳东没法子,只得把沙发床扛到婴儿房,每天把小姑娘放在胸口让她趴着睡,暖暖的护着她。


 


王凯半夜醒过来,拧开床头的保温杯喝了两口,顺着过道漏进来的橙黄色的暖光走到婴儿房。小的那个趴在她爹胸口睡得正香,口水洇湿了一小块睡衣,大的那个估计是累的狠了,发出略微粗重的鼻息,手还不忘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女儿。


婴儿房里亮着一盏地灯,不算太亮,阴影下靳东的轮廓更为深邃。王凯心里软乎的像被烤化的棉花糖,双手揪着披在身上的衣服,倾身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刚转过身打算小心退出去,就被人一把抓住手。


不算凉,靳东还是握着给他暖了一下,微微扬起头噘着嘴,眼眉灼灼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手被拽着走不了,王凯一脸无可奈何的敷衍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晚安,袋鼠爸爸。”


心愿达成的大袋鼠在他手心挠了挠:“快去睡吧,亲爱的。”


 


02


小公主八个月大的时候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单字,虽然走路牵着也不算太稳当,但在地上爬行的速度的非常快,手脚并用蹭蹭蹭就蹿不见了,满屋子跑。


靳东出主意说给她绑上抹布,直接就把家里地给擦了。小公主咯咯咯笑着在前面爬,被王凯抽空狠狠踩了一脚的靳东哎哟哎哟的叫着慢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你怎么就这么不心疼我。”


“满肚子馊主意,活该。”


 


靳东把闺女搁在腿上,号称日常锻炼做广播体操,拿着她的小胳膊小腿乱动。王凯坐在地上跟小爷一起玩乐高,懒得理他,这男人绝对是小时候眼馋女孩子的芭比娃娃又不好意思开口。


“靳老师,口水都要下来了,快擦擦别滴我闺女脸上。”


说着他还来劲了,低头吧唧吧唧亲了小公主一脸口水,把闺女抱起来招财猫一样冲王凯招手,不顾自己一把烟嗓先天条件不行,掐着装小奶音:“凯爸爸,凯爸爸。”


小公主龇着一口白生生的糯米牙咯咯咯的笑。王凯从靳东手里把闺女抱走,在跟他小时候七分像的小脸上啃了一口,站起来抱着她举高高,鼻尖对鼻尖。


“我们不跟你爹玩,被传染了变傻。”


被嫌弃的大头傻子不甘寂寞的一把搂了王凯的腰,把两个宝贝一起拖到沙发上坐着:“跟我玩就变傻啦,那王凯老师不就是我们家最傻的啦!”


“凭什么我就最傻?”


“我傻你还看上我,那不是更傻嘛。”


 


小爷默默的拖着自己的一众积木,往旁边挪了挪。


侯叔叔说的没错,妈的智障。


 


03


小公主生在九月,是个追求完美的处女座。


王凯送小爷出门等校车,小公主拿着梳子和皮筋跑过来:“东爸爸,帮我绑头发。”


靳东生怕弄疼了她,蹩手蹩脚的弄了半天终于绑好了,自己还挺满意。


小公主对着镜子看了看,一把给拆了,脚一跺恨铁不成钢:“丑死啦,我要去找凯爸爸。”


 


靳东把工作重心放到幕后有了更多的时间陪孩子,一手牵着小公主慢慢悠悠的往家走,听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在幼儿园里的趣事。


小公主穿着蓬蓬裙和系带小皮鞋,就是不肯好好走路,蹦蹦跳跳的,走着走着脚一抬:“鞋带散了。”


靳东松开她,蹲下来三两下给系好了,就要牵着她继续走,小公主利索的拎住一根鞋带一抽,昂着头理直气壮:“两根不一样长,重系。”


 


幼儿园花样繁多,说是锻炼小孩子的动手能力,其实比的是谁的家长最心灵手巧。一本大大的折纸书翻在川崎玫瑰那一页摊在面前,小公主拿着根长条专心致志的折星星,不时抬头看看两个爸爸的进度。


“诶,这几朵拿出来干嘛?”


“东爸爸你折的太难看啦,不合格。”小公主摇着自己半玻璃瓶子的星星,一脸理所当然,说完绕过大半张桌子跑到王凯身边,甜蜜蜜的亲了两口,对靳东凑过来的侧脸视而不见,“凯爸爸最厉害了!”


 


靳老师的玻璃心被狠狠砸了一锤子。


王凯侧过脸亲了女儿一下,转过身在靳东脸上也响亮的吧唧的一口:“跟闺女吃醋,靳老师你可真能耐!”


 


04


幼儿园毕业舞会,老师给班上小孩子两两配对,小公主就是不配合,眨巴眨巴着大眼睛毫不妥协:“我有舞伴了,我要带一个王子来。”


幸好班里总人数是个单数,原就多出一个女孩子单着,老师便同意了。回到家小公主抓着王凯的手宣布:“我要凯凯陪我去跳舞,将来我还要嫁给凯凯。”


天天和闺女争风吃醋的靳东上去扯开她拽着王凯的手:“你凯爸爸是我的。”


小公主死死的拽住王凯的手瞪着靳东:“我的!我说了要带一个王子去!”


说完还上去踩了一脚。


被父女俩拽来拽去的王凯两面都撒开,气定神闲的坐到沙发上,指着靳东问:“东爸爸陪你去行不行?”


“不行,我要王子!就要凯凯!”身高不够落了气势,小姑娘搬来一张餐椅,跳上去插着腰气鼓鼓的看着靳东。


“这个王子是你爹我的,你来晚了。”说着还当着闺女的面在王凯唇上亲了一口。


“起开,你幼不幼稚!”王凯把瘪瘪嘴就要开始掉金豆豆的闺女抱下来,“凯爸爸呢,已经有了东爸爸,将来你长大了也会有自己的王子。”


几年前熬糖浆时的画面突然闪进靳东的脑子,大喝一声:“不行!让你哥陪你去!”


 


“凯凯……”


“叫爸爸!还有,你凯爸爸是我的!”


“那,借我一天?”


“半天也不行!”


“哼,小气爹。”


“嘿!介倒霉闺女。”


 


05


大概是遗传了两个爸爸的表演天赋,两个孩子双双被学校话剧社的老师看中,在艺术节上出一个节目。表演汇报当天东爸爸和凯爸爸在台下看着小兔子蹦蹦跳跳的跟在她哥身后,屁股上的圆球球一动一动的,心都要化了。


靳东大手一挥,我买的亲子装所有人都要穿。


两个小的二话不说就换上了,戴着帽子顶着软趴趴的耳朵吃饭弹琴做作业。小公主不时被她爹拽拽尾巴摸摸耳朵,皱着小小巧巧的鼻子噘嘴冲他做鬼脸;小爷的反应平静得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爹,惜字如金,松开。


 


只有王凯死活不肯穿。


靳东自己早就换上了,超大号的兔子精抓着另一件追着王凯满屋子跑:“你看我们仨都穿了,凯爸爸你怎么能不配合。”


“谁一把年纪了还穿这个啊盒盒盒盒,两个小的穿就行了。”


“我不是穿得好好的。”


“那是你不要脸!”常年拍戏身手敏捷的凯爸爸今天也是闪避技能点满。


“闺女!”靳东围追堵截,扯开嗓子就喊,王凯根本来不及捂住他的嘴,“你想看你凯爸爸变兔子吗?”


“想!”小兔子蹦跶着过来,双手虚虚的握成拳放在下巴的位置,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爸,“凯爸爸——”


王凯举手投降。


 


大兔子毛乎乎的,长身玉立,在衣帽间的大镜子前转了两圈,没好气的看着自己身后的毛球球:“满意了吧,靳老师。”


不知脸皮为何物的靳东把兔子勾进怀里,摁着他坐在自己腿上,摘了扣在脑袋上的帽子,凑到莹白的耳廓上轻轻舔了一口:“兔子的眼睛可是红的,要不你哭一个?”


说着手就要不老实。


门铃突然响起时两人都愣了一下,王凯就手给了他一拐子,微微喘着气从他怀里跳出来,眼角泛了点点红,清了清嗓子往外走。


 


侯鸿亮正揉着两只小兔子的脑袋,刚要夸小公主又长漂亮了、小爷又长高了,话到嘴边咽了回去,被委委屈屈的凯兔子噎得翻白眼。


“你大爷!靳东你他妈变态啊!”


 


——END




侯总欠大家一辆车,不关我事


啊,本来是看了许爸爸跳舞的秒拍,想写小公主和王子的,结果交流之后变成了这样 ↓


小公主:我有舞伴了,我要带我家王子来。


东爸爸和凯爸爸为了谁是王子打起来……


最后小公主带哥哥去,两个王子自己在家跳。




新年大发【我还是最喜欢这个祝福,嘤




一个纯洁的目录

评论

热度(362)